★★還好有去參加實務趣味兼具的研習

參加《銘傳一週》校園記者培訓會後,覺得收穫真的很多,起初還猶豫要不要去,現在回想起來,有去參加實在太棒了。

負責老師邀請幾位學長姐回來演講,這是我第一次實際接觸到現役記者,藉由學長姐的分享還有回答問題,更加了解一名記者實際上會做什麼樣的工作?以及遇到各種問題會以怎樣的方式來應對?學長姐們介紹的內容都很豐富,受益匪淺。

而印象最深的是任務時間,讓我們分組去採訪學長姐,一開始有點茫然,面對面採訪是第一次,加上限時完成,幾乎是在一陣手忙腳亂下進行。所幸在採訪的過程,「啾音好書」尤齡緯學姐也給了很多建議,幫助我們進行這場採訪,後來我是負責攝影,當下在看影片覺得沒什麼問題,直到影片播放,被老師們點出拍攝的位置不對,構圖上,人只有一點,一大半都是窗外的風景,基於這點,讓我知道對於攝影要多加的留意拍攝出來的畫面要聚焦。

對我來說這場活動很有意義,學長姐們分享的內容對我很有幫助,雖然演講有點多場,知識一下塞爆了腦袋,之後會好好消化,《銘傳一週》校園記者培訓會,非常生動有趣。 (林欣靜)

★★疫情下讓人安心的遠距學習

期待了許久的《銘傳一週》校園記者培訓會,在四月陡然升高的疫情被家人勒令無法出門,雖有遺憾,但為了自己與他人的安危,還是只能在家打開電腦跟著其他同儕一起用直播來聽學長姐們的分享。儘管多有不便,可是能夠在聽不清楚時將進度條向後拉,也別有一番趣味。

 因著直播的錄影,慢慢又複習一次且細細咀嚼。講師的課程豐富多彩,觀看他者的互動,進而思考己身的應答方向,隔著網路線的距離時而近著遠去,有些時候還必須皺著眉用固有的表情符號與講師和同學說話,遠距保有安全,但亦疏遠了人與人間的距離,一點五公尺的社交距離放得極大,失衡的比例尺。只能悄聲喟嘆一句:有些時候還是必須要到現場,才能得到沒有被簡化過濾的事物。 (楊雅棻)

★★我愛一週 連續三年不間斷

這次能夠參加研習營我覺得非常高興,加入《銘傳一週》已經是第三年,每年都很期待可以參加這個活動,因為平時學長姐們都很忙,也不是隨時都可以碰到面,正好能夠趁著研習營的機會深度交流。

去年研習營的下午活動是去淨山,今年任務時間則是分成小組來進行人物採訪,我們這組分配到的是一位在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修復膠卷的吳隆浩學長,過程中我們需要自己完成訪綱還有採訪影片剪輯,這是我第一次寫採訪稿,覺得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

此次,在研習營的過程中我聽到許多學長姐的分享,有些人正在我想投入的行業裡面努力,但實際上工作的內容並不是想像中那樣,這也讓即將升上大四的我,更深入去思考未來想要走的職涯。

在這個疫情升溫的環境裡,我們何其有幸,還有機會可以一起坐下來聽演講,知道未來還是有很多盼望,雖然也不是一帆風順,但我相信在這裡獲得的營養,都會成為以後茁壯的力量,希望明年能再來參加活動! (梁舒荷)

★★精彩講座提供多元養分 淨灘也淨心

大一甫進銘傳就立刻申請加入《銘傳一週》一年的校園實習記者,讓我收穫良多,而這特別的校園記者培訓會,更打開我的求學眼界。

首次和真正的記者面對面,大學長姐們都是各方面的菁英又曾經待過《銘傳一週》,從學生時期的興趣在《銘傳一週》經驗累積,到出社會後的熱情與動力,每個人分享不同的人生故事,跑現場的經驗、職業操守道德、軼聞趣事,才知道原來記者、相關工作的內容原來是這樣子的,了解更多,也更加敬佩這份職業。

之後的分組環節,我們跟回來分享的大學長姐們分組,一同合作,拍出一部小短片與他們人生故事中的一小段。在短短的時間內,我們磨合、分工,對彼此了解更多,全新的體驗,也磨練了剪輯與編輯的技巧。

第二天的淨灘外拍攝影教學活動,和搭檔夥伴們與學長姐一同搭乘輕軌去往沙崙海灘淨灘,開闊的天空、沙岸與海,微熱的沙,燙的腳底板騷動,就這樣捲著袖子與褲管,我們在海邊撿著垃圾,還給沙灘應有的樣貌,然後在海邊踢著水玩,沉靜的午後,看著周遭同為實習記者的同伴,想著這一年的種種,覺得加入《銘傳一週》真是太好了。 在這裡,習得了技能,寫作的、剪輯的,結識了好友、師長,都帶給我不同的視野,這一年的種種,我得到了很多,隨著海風吹過,開始期待明年的研習會。 (陳沛妤)

★★社群上一個人的360度

四月二十三日,那是一個美好的日子。我原定要從桃園的宿舍前往北部校區,但因疫情的嚴重蔓延擴散,選擇待在宿舍裡與大家在線上空中相見。透過直播,想像自己也在現場,這樣的儀式感,相當奇妙,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上午場的第二場,張亦尚學姊分享她在兩岸從事媒體的事情。

那場講座是關於社群上一個人的360度,學姊的簡報第一時間就吸引我。用攝影來紀錄個人日常,同時,學姊還分享「社群經營」這件事情,我想它和攝影扣在一起也是一個發展方向,畢竟社群是一個廣大的平台,時而會用來紀錄生活,如:朋友生日發一則專屬於壽星的限時,亦可以拿來找尋共同的同溫層。印象深刻的是攝影家會為了拍攝與尋找那份悸動,而去征服那高山困難,或去拍那傍晚的夕陽海浪,這是我覺得從事媒體裡,最棒的地方,但是也是最辛苦的,但如果興趣可以把它拿來是工作的一部份,那何不做做看呢?

感謝《銘傳一週》可以讓我學習關於媒體的相關知識,使自己跨出舒適圈,培養自己有第二領域的人才。 (黃蔓蓁)

➔ 歡迎轉載《銘傳一週》新聞,引用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