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於體驗 開創新境

每年九月總有一群人即將成為大學新鮮人,而今年的主角是我們,我們每一個人都為著不同的目標,進入了銘傳大學,而我的目標是什麼呢?我又想在銘傳大學成為怎麼樣的新鮮人呢?我想,是四年畢業後會為自己驕傲的大學生吧!

在高中時,我確立了我的志向——成為一名出色的新聞記者,時逢疫情時代,深感我在安逸的生活同時,世界上的一隅,有人正在遭受病痛的折磨,甚至是流離失所,有很多事並沒有讓大家看見,而我想成為那個報導著世界上被遺忘事件的記者。依著志向反應選填志願,無疑是新聞系,但不幸地因為學測失利,我並沒有進入新聞系,却幸運地進入關注公共議題的銘傳公行系。

進入銘傳大學的第一天,我便能感受包創辦人所立之「人之兒女,己之兒女。」的教育理念,老師們都非常地關心學生,有可能是學長、學姊在這樣的教育環境,學長、姊們都很樂於回答我們對未來大學生活的疑問。新生訓練時,有位學長分享到:「在大學,成績不再是評定一個人的唯一標準,社團活動及課外活動都十分重要。」我轉念一想,即使沒有進入新聞系,我也能透過其他管道朝向實踐理想的道路,因此我毫無疑問的報名加入《銘傳一週》及媒體研究社,希望能透過這些管道,來增進自身的能力,以面對未來挑戰。

大學,有許多事需要自己去安排、規劃,似乎比以往自由,相反地,需要比以往自律。不管以前的求學生涯經歷了什麼挫折,一定要抱持著大學是新的開始,虛心求教、努力向學,當然地,課外活動也不能少,迎新茶會、宿營、社團,都是一位大學新鮮人體驗大學生活的好機會。

(文/李勗銓)

————————————————–

踏著輕快步伐 朝夢想邁進

秋日陽光於窗外樹梢翩翩起舞,一股清香飄散在空氣中,我呆坐在床,這是來到銘傳大學第一個早晨。在簡單梳妝整理後,室友便輪流起床,彷彿精心計算般時間掐得剛剛好。之後,四人一同離開宿舍。

趁著暖得恰到好處的溫度,踏過沾著露水的草皮任泥漬在鞋上恣意塗鴉,令我想起高中時,由於學校離家較遠,我為了避免遲到而選擇提早到校。那時,即便不同班、甚至不同校,我和幾個要好的同學們仍會抽出時間固定見面。然而,到了下個求學階段,出於對一切的陌生,我不自覺地築起高牆,只跟著同班的室友如尋寶般探索下一間教室,偶爾試探性地和身旁同學交流不過十字之內,不過這些都在認識了其他同學後有了一絲改變。因為他們高興地同我招手,在用餐時間相約到食堂,讓人彷彿回到了熟悉的高中生活,無論目的多遙遠總有人伴在身邊,不安和焦慮頓時減低了不少。漸漸地,我感覺不再害怕獨自一人置身人潮,反而開始期待於人海中遇見熟悉的面孔。

不知不覺來到大學已經三週了。從起初不習慣第一口吃的不是過於扎實的雜糧麵包、未適應教室鄰近宿舍而省下的通勤時間,到以爬坡醒腦、以嘗試新事物充實生活,現在與過去生活的不同之處在心中一點一滴地增加,它如童年的黑色刮畫神秘而富有驚喜。大學是更遼闊的世界,視野寬廣的同時,我相信自己在未來四年能悠遊於令人心醉的文海、認識各行各業的人們,並找到自己喜歡的目的地。

如今每當上課鐘聲一響,我依然與不知名的同學同桌,每當課程結束,便踏著輕快的步伐朝著夢想邁進。

(文/楊采倩)
————————————————–

沉浸書海 築夢踏實

從高三開始,隨著學測的日子不斷逼近,每天除了上高三進度外,還要兼顧高一高二的課程複習,總是有念不完的書、要面對數不清的題目。在這重重壓力下,支持我繼續下去的,是未來對於大學的美好期待與考完後長達三個月的暑假時光。當每一次讀著讀著,眼神開始渙散、注意力無法集中時,我就會開始想像一下自己的大學生活會長得什麼樣子;自由的排課、自由的課後時間,不必再時時刻刻被課業追著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做自己有興趣的事……這些美好的想像給了我一個繼續努力向前的動力,而我最終也靠著這一些對未來的美好期許走到了這裡。

在升上大學、拿到了學生證後,我終於在中秋連假的前一天拜訪了學校最多藏書的地方一一圖書館。和國高中圖書館、市立圖書館最為不同的地方在於大學的圖書館擁有許多的專業書籍:各種的法律大全、烘焙相關的工具書等,還擁有許多在外面預約要等待許久的理財相關書籍,靜靜地躺在書架上,期待著下一位讀者。對我而言,這樣的圖書館像是一座寶庫,所有的寶藏都埋藏在那,只等著他人的挖掘;除了多樣化的書籍外,圖書館還擁有許多的資源等待著我去探索,希望在大學生活中,我能慢慢了解並充分利用。

面對和過去十二年來的求學生涯不太一樣的修課制度,和自由安排的多元化課後活動,興奮之餘,我也想著要好好利用校內的資源在這四年中充實自己,提醒自己不能虛度了光陰。因此,加入和高中社團性質相似的《銘傳一週》來精進自己,成為了對我極具吸引力的一個選項,期望未來的我在兼顧學業社團的同時,也能在《銘傳一週》學到許多珍貴的技能經驗,豐富自己的大學生活!

(文/施穎孜)

————————————————–

找自己 走出去 追求充實快樂

找自己,我想把這三個字做為我高中三年的標題。第一年,我在學業中找自己,從準備每一科段考裡發現自己對於國文與社會是有興趣的,我想要好好的努力,也在國文與社會上額外下了許多功夫,決定在大學考一個相關的科系。第二第三年我在興趣裡找自己,高一在選擇社團時我加入了戲劇社,三年三次比賽兩次活動,我都是擔任編劇,創建很多角色也看過很多劇本,像海綿一樣不斷地吸收養分,觀察、請教、練習,讓自己能一直進步,這些收穫,堅定了我對於創作的熱情。除了創作劇本以外,在學測後因為好朋友確診無法到校,我想分享好朋友不在的這幾天,我們都發生了什麼樣的趣事,發現自己對於拍攝生活影片是有興趣的。畢業後,也有繼續拍攝,透過影片記錄下自己想紀念的瞬間。

走出去,是我在大學想要做到的事情。大學一年級,我選擇參加布利歐管樂社,增加自己的人際關係、學習團隊合作的能力以外,同時也繼續培養自己的其他興趣,透過社團去自己沒去過的地方看看,增廣自己的眼界。我也會參與文字創作的比賽,第一個是因為自己有興趣,第二是想要挑戰,想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和大世界比,會被排在第幾名。

在未來的大學生活裡,希望自己可以繼續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達成自己所設立的不論是大目標還是小里程點,在處理負面情緒的時候,能夠找到更加適合自己當時狀態的方法,和同學、老師在互動的時候可以點滿符合自己的社交技能,最重要的是過的快樂、充實。

(文/周加恩)
————————————————–

展開值得期待的大學生活

那是一段屬於我的藍衫歲月。

每天一大清早搭乘學校標誌性的校車,和一群踏著同樣疲憊步伐的學生們一起爬上登往教學樓的長梯。被稱作「彩虹階梯」的它說長不長,但對於睡眼惺忪、尚未完全清醒的疲憊高中生來說,爬上去就像登天似的十分困難。

高中生活,對我來說是相當乏味與無趣的,從國中開始就讀同一所學校的我,就像被輸入了程式,一連六年總不停歇地執行著重複的內容,枯燥又乏味,再加上無形的考試壓力,以及新課綱對升學造成的不確定性,都是讓高中生活變得無趣又令人焦躁的元兇──本來是這樣沒錯的。

多虧我的班導,他不像其他老師只注重學業成績,也相當在意我們在其他方面的表現,他舉辦許多活動和講座,有如大型討論活動促進思考的課程內容,甚至請到了電影導演來給我們演講。比起高中課堂,它有趣和活潑的程度其實更符合我對於大學的想像。

在親身踏入之前,我對我的大學生活已經有了很深切的期待。我想它肯定比高中的課堂要來得活潑許多,我可以選擇自己想修讀的內容,當然也不再只是單方面聽老師講課,而是透過和老師的交流來增進自己的知識、也透過討論來確立自己心中的想法。

在親身踏入之前,我曾聽學長姐說上了大學很自由、很快樂,因為所讀的是自己感興趣的科系,也有人說選了以後發現很無趣、沒有意義。而我的想法是,意義都是要自己去賦予的,我想讓我的大學生活過得充實又有意義,因此我選擇自己喜歡的課程,參加感興趣的社團或組織,透過接觸過去未曾體驗過的工作來充實自己。這樣一來,或許未來我也能信心滿滿的向學弟妹們說,大學生活真的特別有意思,非常值得期待。

(文/蔡淳翊)

➔ 歡迎轉載《銘傳一週》新聞,引用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