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屆中文散文組佳 作:雨還在下/經濟延五賴麗雲

作者:賴麗雲 【雨還在下】   雨持續下著。   你躺在那藍色帆布上,風雨漸大,你卻不動寸步,任憑身邊的人喊著你,你就是不肯睜眼看看,彷彿這世界與你脫離了,而我們,你所愛的我們,也一併與你分離了。   你依舊沒有動靜,許久了。儘管如此,我仍相信你有聽見我們發出的每個聲音,越來越多人在你面前失去了知覺,因為不捨離去,跪著喚你,輕撫你受傷的傷痕,擦拭著你身上的水,雙腿漸漸發麻,不聽使喚了。   是的,其實我知道,但我抗拒著接受。三百分鐘,是一場煎熬的等待,但比等待更令人煎熬的是他們對你的不尊重,比等待更讓人無所適從的是他們在你面前質問著你所愛的我們,而我們卻無法狠狠揍他們兩拳,再罵上一句「混帳,給我滾!」,痛痛快快地替你好好教訓他們一番。我們不能,當然不能,為了保有你最後的名聲,我們怎麼能?如何能?心裡頓時「鏘」的一聲,情緒更加地錯綜複雜了。原以為不愛了,早就不可能還有愛了,現在才知原來是愛深了,所以沉了,潛了,不易見了。   傍晚五點,雨仍就下不停,擔憂溪邊的風吹著了你,所以替你打了把傘,遮風也避雨。長達八小時的折騰,才終於和你一起回家了。往後的十四天裡,我總是離不開你。在你面前,凝視著你,強忍著淚水。連背對你時,哭泣顫抖依然是畏畏縮縮的,深怕讓你聽見哭泣聲,放不下心。每次當自己忍不住想放聲大哭時,就會偷偷躲在你看不見的地方,放任自己軟弱一會。每一次將自己藏起來,卻又不顧自己滿身狼狽,臉頰、雙手和衣服都沾滿了淚水,不斷地四處張望,尋找你的身影,只因為我真的很想見你。但每一次,這個舉動都只是讓自己更難受而已,因為我始終沒有看見你。儘管我深信,在我眼光不自覺凝視的地方,你一定就站在那兒,只不過我看不見你。但正因如此,所以更加失落、悲傷。最後一日,瑪鋉溪已不如帶走你時,那樣地湍急洶湧,而是以平靜緩慢的姿態流著,就跟往常大多時候一樣。我望著這條自己最熟悉的溪,獨自一人,細細回想整段過程,想為此事做個總結。然而,我始終沒有畫上句號,或許是因為不想將你遺忘吧!但是,在經過了長時間的沉澱後,我想,現在是時候跟你正式告別了。這次,我選擇同樣的方式和你說再見,唯有將事情想透徹了,心才能開闊。也只有想透徹了,才能把你好好地放在我心裡,而不是遺忘你。   一年前的一天夜裡,手機響了,來電者告訴我,你失蹤了,疑似跌落山谷。當時,我並不以為意,從沒想過事情的後續發展,會讓我在這過去一年裡,痛過許多回。   隔天夜裡,我的腦袋已無法正常運轉。是的,我知道事實,其實我打從心裡明白,但我怎麼也不能接受。你就在我面前,卻沒有回應我隻字片語。我怎麼也無法記起,最後一次見你,你是什麼模樣,開心或者不開心,身上穿著什麼衣服,說了什麼話。我怎麼也記不起所有的最後一次,有關你的所有。可是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在所有和我一樣的平輩裡,你最疼我了,你對我的所有關愛,我都還記得一清二楚,這該怎麼辦呢?以後,我該怎麼辦呢?沒有你,我該怎麼辦呢?   這天稍早,我從電話得知消息後,馬上搭車要回去見你,這一路上,我平靜的連自己都訝異。現在想來,也許是十幾年來生活上的摩擦,讓我誤以為自己不愛你了。而這誤解,在見到你時,瞬間消失了,但從時候起,在我的心裡留下了印記,它時時刻刻提醒著我,要自己不能忘記,如今的遺憾都是自己曾經的不成熟所造成的。為此,我討厭過自己,討厭自己的不懂事,討厭自己的無知,討厭自己是以這種方式長大。   你,就在我眼前,躺在臨時搭建的帳逢下,躺在簡便的藍色屍袋上,帆布材質的屍袋上殘留著血水,面積越來越廣。身上都是濕的,衣褲也破了,佈滿了傷痕的臉,帶著痛苦的神情,這一幕,著實讓我明白了許多事。來不及了,是事實。後悔了,也是事實。沒有了,不會再有了,我已經沒有你了。那麼還剩下什麼呢?我還能為你做什麼呢?   超過五個小時,讓你吹著溪邊的冷風,雨下得太大,以至於不時有雨水飄落至你身上,打了把傘,依舊擋不住時大時小的雨勢,泡了一夜溪水的你,當時該有多冷,我該有多心疼。偏偏意外死亡的程序,必須等驗屍官驗屍後,才能離開意外現場。而在長時間的等待後,驗屍官當著你的面前,惡狠狠地質問我們。我相信,你全都聽見了,你一定知道我們有多痛。我們心裡有多清楚,你是受盡了痛楚和恐懼才離開人世,但卻被反覆質疑為自殺。明明很想表達出強烈的反感,又深怕口出惡言,態度稍差,就保不住你的名聲,始終將話咬在嘴裡,一句也沒放出去。看著驗屍官審驗你的身體,熟練且精準的,但他卻是非常粗魯無禮的。對不起,我多想叫他閉嘴,我多想叫他滾,但我都不能,只能在一旁看著,傷心難過的不忍與不捨,全都只能放在心裡。   半年後的一天夜裡,我哭著醒過來了,以為是在夢裡大哭了,怎麼知道原來是真的哭了。哭的滿面淚痕,哭的被單都濕了,哭到停不下來,哭到歇斯底裡瘋狂想你,哭到心都揪成一團了,但我也只能用哭來宣洩這份遺憾。我不曉得究竟是你在想我,還是我在想你?或者,我們都太想念彼此,才以這種方式揭露潰爛的傷口。明明夢裡發生的事件從頭至尾都與你有關,溺水、遺失的一隻鞋子,我卻直到在夢裡看見了你的鞋子,才突然地明白了所有,再也忍不住了,放聲讓淚水決堤。   送走你的那天,我天真的以為,因你而起的傷悲會隨時間而慢慢消退。然而,一年了,那一段煎熬的日子,我仍舊忘懷不了,彷彿我還沒走出那段短暫卻漫長的路。這一年來,每當我想起你,總是哭得無法自己。   不知在何時,日子悄悄地,又來到了十月。去年的這個時候,你離開了,那幾天大雨下不停。今年的這個時候,你已不在了,而窗外依舊雨濛濛。   現在,雨還在下。我很好,很想你,阿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