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屆中文散文組佳 作:一個人的旅行/海青傳二黃夢詩

作者:黃夢詩 【一個人的旅行】 二十八歲的這一年,我一個人,帶著行囊,選擇了一次對現實生活地逃離。我離開了原來的生活、原來的國家,原來的工作模式,單槍匹馬,從馬來西亞飛到這個陌生的城市—台北。 紅色的心,藍色的天,我開著“夢想號”往前方行去,在白天與黑夜交替間獨行。遊蕩在異國的台北市,我孤獨並愉悅地感受著這城市的落寞與熱鬧。這現代的城市裡頭,仍然可以看到許多傳統的建築和美食,讓人交錯在傳統與現代的迷離色澤中。 有一天晚上,我夢見自己回到了家,正與母親閒聊,母親一面整理行李,一面嘮叨說暑假不回來,怎麼放假4天就回來,我心裡納悶著,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睡在宿舍的床上,心裡頓時感到淒淒然……。 我再次想起了那個夢,那個從回家夢裡醒來的夜,風正敲打著七月的窗,窗外一片漆黑,我孤獨地待在房內,正如我孤獨地走在人群中一樣。 台北輝煌的燈照向我眼睛,我思索著哪裡是我夢想的出口。七月台北的風吹過,熱得叫人心裡發慌,一抹水滴划過了我的臉龐,那是汗、還是淚? 我站在台北車站前,一個全台灣交通最繁忙,人流量最多的地方,它是台北地區最大的交通樞紐,由鐵路車站、台灣高鐵、台北捷運構成,加上轉運站和長途客運中樞站,交通繁忙的程度可想而知。據知,每日進出的人潮有高達數十萬人次。 人來人往,每個人都忙著趕路,綠燈了往前走,紅燈了停下來,沒有人真正停下腳步,抬頭看一看這片天空,細看這座城市。在茫茫人海中,彼此的距離很近,心卻是疏遠的,迎面而來的是各式各樣的陌路人,大家各走各的,完全沒有交流。 在我生命中,多少朋友來的來,走的走。一些朋友距離遙遠,心卻很近,不常連絡卻重視彼此的存在;一些人距離很近,彼此的心卻是遙遠的,就算每天見面都無話可說。 走出台北車站,放眼望去,一棟棟高樓大廈,映入眼簾的是形形色色的招牌,多得令人目不暇給。這裡可以說是補習中心的總站,滿街的補習中心,可以看出這裡非常流行補習。 我在想,台灣小孩的日子過得還真不輕鬆,補習充斥著他們的生活,那對他們會不會太沉重了。補好了成績,是否也可以補好心靈上的缺失? 人生有太多的出口,問題在於要如何去抉擇 這裡不只人潮多,交通工具多,連出入口也多,迷失方向是常見的事。這裡共分五個區域,分別是捷運台北車站M區、台北地下街Y區、站前地下街Z區、台北新世界地下街K區和中山地下街R區。 僅是捷運台北車站就有8個出入口,台北地下街則有28個出入口,站前地下街有10個出入口、新世界地下街有12個出入口,出入口數目之多,令人詐舌,走錯了一個出口,或許和目的地又相去十萬八千里。我常在這個地方360度旋轉,辨識方向,總怕自己錯過那一個重要出口。 人生有許多出口,有很多抉擇,我辭去記者的工作,選擇來到台灣遊學。得與失就在那一念之間,我用心去感受,找一個我要的出口。 雨天與哀愁 八月的台北不是颳風,就是下雨,短短的一個暑假,我已經換了三把雨傘,難怪這裡會有雨傘的專賣店和檔口。在馬來西亞,雨傘通常都只是處在店面的一個小角落裡,我在家鄉一把雨傘可以用上好幾年。 在這裡,我學會了前面的風雨再大也要前進。記得颱風來臨前的一個晚上,風勢雨勢都很驚人,我人在雙連,叫了一碗熱騰騰的甜湯,桂圓湯底有白木耳、蓮子、湯圓和桂圓,從小身體較虛弱,雨天就是我最容易生病的時候。 我想起了母親的叮嚀,叫我多喝桂圓湯來暖和身體。還是同樣的雨天,不同的是我人現在已經在台北。人走在前面的時候,偶爾也會忍不住回頭望一望,想一想家。風雨後就是晴天,我在等待晴天的出現。 我讀書的地方在士林,午後的士林顯得特別寧靜悠閒,部分店面還未開始營業,沒有早市的魚肉叫賣,也沒有夜市的人聲鼎沸,只有些許路過的人。 午後的這一天,我踏入早餐店,店外走廊上滿滿都是吃早餐的人,這是在馬來西亞所看不到的情景。在這裡吃早餐,加上微涼的天氣,一天下來有著滿滿的幸福感。 我點了一杯豆漿和鐵板綜合麵,麵上淋了黑胡椒和番茄醬,加上小黃瓜和半熟蛋,吃起來感覺很對味,難怪什麼時候去,顧客都這麼多。 現代化早餐店對面就是傳統的豆花店,在寧靜的小巷子裡,一個炎熱的午後,細細地品嘗一碗雙色豆花,在那傳統的味道裡,帶有恬淡悠閒的氣息。豆花的口感綿密細緻,配上紅豆和粉圓,加上甜湯,是不錯的下午甜品。 傳統豆花店隔壁,是兩夫妻共同經營的一家早餐店,兩夫妻六年前才開始在這裡創業,創業初期經營得辛苦,一年後生意才開始穩定下來。 老闆娘黃女士說,他們結婚十多年了,生下一男一女,自己做生意比較可以看顧到小孩,生意的收入也可以讓他們一家四口過些簡單的生活。她對現在簡單的生活感到滿足。 我想起了母親的話,母親曾說過,人過得簡簡單單就好,不要有太多的奢望,才不會一直感到不滿足。我想起不甘於平凡的自己,追逐夢想的確讓我活得有目標,但同時也耗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去追不可預知的東西,心裡偶爾會出現徬徨與失落。 或許我天生是個流浪者,喜歡四處漂泊,從這裡走到那裡,用背影面對過去,流浪者的浪漫不在於執著,是在於離開以後,心依然是滿足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