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人物|銘傳惠我.負愛前行 犯防劉建村校友考上警大博班

銘傳大學社會科學院犯罪防治系105年大學部、109年碩士班/劉建村

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研究所博士班放榜了,在網站上看著自己的名字,赫然在榜單上,除了不太相信外,內心著實充滿了感激;感激父母親辛苦的栽培,感謝母校-銘傳大學的教導,感謝所有老師、同學的鼓勵!

進入銘傳犯防 圓了俠客之夢

能夠考上警大博士班,特別高興,原因在於這是我從小就懷抱的理想,高中時,接觸到武俠小說,對於書中各種俠客的俠義精神即欽佩不已,立志強身健體,以期在大學畢業後,能考取警察公職,像小說中的俠士般鋤奸扶弱,服務人群。高中畢業,在考大學時,有幸來到社會與安全管理學系面試,知道這個系將來會改名為犯罪防治系,這正是我嚮往的領域,十分興奮,便毅然地選擇就讀這個學系。老實說,自己對俠客的憧憬,我知道,可能並不是爸爸、媽媽對我最大的期待,但是他們卻選擇了全力支持,默默陪伴,讓我終能畢業,並考上警大博士班!

銘傳大學的資源很豐富,不僅圖書館藏書齊全,連許多線上期刊文獻都能免費閱覽,除了軟硬體設備之外,更有許多良好的授課方式,如雙師制度,老師們邀請來與課程相關的專家分享工作經驗,讓同學們接觸更多資訊。這些不但在學校學習6年間,讓我能夠充分徜徉於浩瀚的學海;日有進步,在這次我準備警大博士班考試時,更發揮最大的功能。在學校這幾年,系上提供非常特別的體驗,如參訪監獄、矯正學校、消防防災館、衛福部與警政署等,更是把揚名國際的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邀請蒞校演講,此外,還遇到了影響我一生的師長。

親情師恩,寸草春暉

因為懷抱武俠夢,我利用課餘的時間,學習空手道鍛鍊身體,經過數年的努力終於考取黑帶的資格,可以參加各種比賽時,卻傳來一個晴天霹靂,因為過度練習且用力不當,讓我脊椎受傷,下半身又痛又麻,別說是從事警察工作了,連日常生活行走都出問題,那段日子每天都在求醫,西醫的吃藥、打針、復健、中醫的推拿、針灸全都試過了,身體卻不見好轉,除了身體的痛楚以外,更對自己未來感到茫然。因為脊椎傷勢,有一陣子上下課都需要父親接送,某一次,我一如既往的坐在成功校區的警衛室等待時,遇見黃富源老師,老師直接與我父親見面,說我上課都坐在第一排認真聽課,將來一定有所成就,至今依然還記得當時的場景,親情師恩,寸草春暉,何以言喻!

銘傳大學四年期間,我曾經擔任社會科學院與犯罪防治系的院助理及系助理,接著又考進犯罪防治研究所碩士班,期間受到章光明老師及張秋萍秘書的關照,章光明老師做事非常有條理、原則且教學認真;秋萍秘書則是我見過首屈一指的行政人員,把眾多事情處理的有條不紊,老師與秘書都是值得我學習的榜樣。之後,我擔任蔡德輝老師的教學助理,蔡講座非常盡責,甚至在暑假期間抽空指導我參加寫作競賽,而以當時的「更生人創業困境與改進建議」一文,獲得中華民國財團法人犯罪矯正發展基金會的特優論文獎,在撰寫過程中,老師不斷鼓勵我,用正向標籤帶給我肯定與鼓勵。

續銘傳犯防學緣

回首前塵,系上的老師們在學術上皆有很大的貢獻與成就,受老師們的教誨與鼓勵,我也希望能跟隨老師們繼續研究犯罪學,因此在大學還沒畢業時,就申請系上的研究所,進入研究所後,在老師們的指導下,「氣氛比大學部自由,但要求比大學部嚴格」,苦盡甘來的感覺在研究所最能體會,和學長、姐及同學們又續四年之後的學緣,是學海無涯的最佳寫照。也是老師鼓勵我再拚博士班的動力,記得在論文口試前夕,平常作風嚴格,甚至令人生畏的黃富源老師;竟陪我熬夜數週修改論文,複習犯罪學,老師把校訓「人之兒女,己之兒女」八個字的銘傳精神,發揮到淋漓盡致,在準備考試時,蔡德輝老師多次放下手邊工作,特別來看我,鼓勵我繼續進修;黃富源老師與章光明老師提供博士論文研究計畫很多建議;洪文玲老師則在我申請學校時,耳提面命,以過來人的身分,提供許多協助。還有其他老師,在過程中為我的付出,師恩浩蕩,銘傳惠我,這6年是最好的見證!

行囊裝滿愛,銘傳精神永伴隨

畢業了,懷著徬徨但感恩的心情,邁向大崗的誠園(警大所在地) ,背後是木棧道、成功坡,銘園的草木,社科院的師長同學,我告訴我自己,「這又是另一個艱辛的開端」,我不懼怕,因為行囊裡裝了滿滿的愛,淬鍊的銘傳精神永遠伴隨著我,而我一定會再回來!

➔ 歡迎轉載《銘傳一週》新聞,引用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