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話題|你所不知道的《紅樓夢》

應用中國文學系主任/游秀雲
曹雪芹《紅樓夢》完成於清代乾隆年間(1754,甲戌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歷經三十多年的傳抄,流行於當時旗人社會之中。1793年乾隆的竉臣和坤(1750-1799)將程緯元、高鶚校訂的120回本《紅樓夢》,送予乾隆皇帝,當作八十大壽的禮物之一,使得《紅樓夢》能刊刻出版,流傳更廣。

閒言不談《紅樓夢》,飽讀詩書也枉然
和坤不僅是乾隆皇帝的竉臣,也是親家;乾隆將他最竉愛的固倫和孝十公主,嫁給和珅長子豐紳殷德。《紅樓夢》經由乾隆皇帝的背書,流傳更廣。到了清朝嘉慶年間,旗人社會有這麼一句話說:「開言不談《紅樓夢》,飽讀詩書也枉然。」可見清中葉以後,《紅樓夢》對官場交際的影響力。甚至有士大夫以經學比喻《紅樓夢》,稱之為「紅學」。
今天高中生讀了〈劉姥姥進大觀園〉之後,或許會覺得《紅樓夢》是一本有趣的小說。但是從第一回開始往下看,很多人就會看不懂;甚至看不到五回,就讀不去了。2014年大陸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委託北京貝貝特公司,透過微博、微信調查票選最難讀的小說。《紅樓夢》居然是:「死活讀不下去」的第一名!第二、三名分別是馬奎斯的《百年孤寂》、羅貫中的《三國演義》。可見《紅樓夢》對現代人來說,有多麼地難懂!
《紅樓夢》讓人讀不下去的主因,約有四端:

內涵豐富,時代背景隱晦
第一,它承載的文化內涵很豐富。它不僅是一部虛構的長篇小說,抒寫賈、史、王、薛四大家族的故事;更展示了中國文學中的古典小說、詩、詞、歌、賦、銘、誄,各類文體;在貴族世家的生活場景中,刻劃一幅幅生動活潑的文化圖像:旗人世家的交際應酬、飲食、養生、園林、節慶、宗教、繪畫等文化生活。作者將中華文化的豐富內容精煉後,冰山一角嵌在小說裏。讀者若沒有相對應的文化知識,只能霧裏看花,不知其所以然;更難以理解它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

第二,隱晦的時代背景。一個典故的背後,都是數千年的文化積累;而它創作的時代,卻是令作家膽戰心驚的文字獄時期。作者敢在當時描寫旗人世家的輝煌與衰敗,得有深厚的功夫底蘊,和高人一等用字譴詞的能力;才不致於惹禍上身。《紅樓夢》在嬉笑怒罵中,潛藏對人性的嘲諷;在小兒女的愁滋味中,透析出人生的無奈。例如第三回,林黛玉初到賈府的第一頓飯,寫七歲小女孩初到外婆家的戒慎恐懼,深怕坐錯位子,走錯了路,說錯了話;吃飯喝茶的流程、儀式和家中有何不同?她觀察著每個人對自己的態度。作者寫她的言行和內在思緒,是要讀者對於日後她的多心、愛哭、使小性子,能同情地理解。

人物眾多,閱讀成見太深
第三,《紅樓夢》人物眾多,形象多元;隨時有人上場,有人下場。正如第一回中解〈好了歌〉:「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初讀《紅樓夢》的人,若沒有小說的主要人物關係表,對照參考;往往會弄不清楚誰是誰?人物間的輩份關係。例如,賈寶玉房裏有29位男女老少的僕人,許多人的名字只出現過一次。讀者往往隨著書中人影的晃動與來來去去,不知不覺進入夢鄉。所以,讀者即便有了關係表,還是有人讀了幾回就放棄了。曹雪芹花了十年的時間,增刪五次,所謂「十年辛苦不尋常」,後人豈能三、兩天就能讀懂?因此,有人說它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必備之書」。

第四,閱讀《紅樓夢》受到外在的干擾太多,成見太深。由於《紅樓夢》的知名度太高,但真正讀通讀熟的人太少,因此大多數的人都從小說史、研究著作、電影、電視和口耳相傳中,各自形塑、想像它是一本怎麼樣的小說。因而魯迅論《紅樓夢》命意時說:「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每個人所體會的小說命意,各自不同。此外,讀《紅樓夢》不能像讀《三國演義》一樣,把人物用善惡忠奸分明、非正即邪的視角;它呈現的是「正邪兩賦」、恒不變的人性。

與經典心靈交會
《紅樓夢》是一部成長小說,主要人物的年紀都不大。例如,書中寫賈寶玉從8、9歲到19歲出家為止;林黛玉、晴雯,從6歲寫到16歲;探春、惜春、湘雲、薛寶琴、邢岫煙等人的年紀都比林黛玉小。因此,說它是一部兒童成長文學也不為過。作者細膩地抒寫貴族孩童與童僕成長的青春歲月,刻劃當中的各種親情、友情、愛情、人情;包括童稚、同學、祖孫、主僕、婆媳、夫妻、妯娌、父子、母子、母女、兄妹、姐妹、姐弟之間,各式各樣的情感;並非只有男女愛情而已。所以,讀者若能自始至終,拋開成見地閱讀,才能仔細品味作者的深意,瞭解書中豐富的哲思,與經典穿越心靈的力量,讓自己看得更高更遠。

➔ 歡迎轉載《銘傳一週》新聞,引用請註明出處

編輯|MITien

《銘傳一週》是一份提供全校的校園刊物,發刊宗旨在於讓本校學生透過採訪了解銘傳人所關心的人事物,建立多元溝通管道,培養理論和實務結合的能力。紙本新聞每週一出刊,電子報每天發行,歡迎索取訂閱。

編輯|MIT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