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社論】好好運用「觀看」能力

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生物學家J.C.楊(Jonn Zachary Young)說過,眼睛和大腦並不是像照相機一樣簡單地紀錄下我們看到的圖像。我們必須經過學習才能像平常一樣看世界,並且每個人的大腦確實都能創造出自己的世界。

「觀看」(seeing)是一種學習與創造的過程,在這個過程裡大腦緩慢卻不斷地進行「觀看的規劃」,在這個規劃中所經驗的現實是人類對自己所居住世界的描繪,這也是人類的一種創造。對於自己經驗現實的描繪來自兩個源頭:進化的大腦和文化的背景,在這兩個源頭互為交融中間,觀看能力也不斷地變化,這是文化學習的歷程。

以繪畫為例,循著藝術史軌跡,觀看習慣從遠古時代的簡單圖符,到古典主義時期的具體實像,到印象主義時期對不同光影色調的注視,再到野獸派對色彩色塊的戲劇性發揮,再從立體主義以來對於線條組合的強調。我們經由文化學習歷程,不知不覺中接受改變、擴充觀看規劃的規則,並進行創造能力的開發。

以007電影為例,經過將近半個世紀的發展,第一代的龎德就算剛剛經過一場生死之鬥,也仍然一塵不染,那時候我們習慣的觀看經驗是體面優雅,反映的是那個時代的文化特點;到了第四代雖然仍然衣著入時,但已引導我們的觀看經驗轉到對速度和激烈冲擊的聚焦,反射出當前所處資訊環境的特色,經由觀看規則的擴充作了學習調適。

另以色彩為例,傳統中國人視紅色為喜氣的代表,但在西方世界卻隱含著危機和警愓之意;日、韓人民送禮的封套習慣用白色,對我們來說卻是禁忌。對於色彩的選擇固然是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差異,卻也在文化學習的過程之中培養出不同的觀看經驗、美學感乃至世界觀。值得一提的是人人都有文化背景差異,但不是去強調或擴大此種差異,而是藉著與生俱來的觀看能力去理解,藉友善的人際交流去融入不同的文化氛圍。這種觀看能力的擴充是人類幾百年來時間去學習來的,其中友善人際關係正是觀看能力正向思維下的的產品。

未來我們生活條件和資訊的龐雜,會愈來愈增加各種學習的困難度,其中以人際關係最複雜。面對此趨勢不是藉類似智慧手機般的工具作避風港,是要努力的走出避風港,好好運用人類獨有的觀看能力,擴大視野,用心觀看時時藏著喜悅的生活世界;正向思維,勇敢面對處處充滿驚奇的現實生活,在克服挑戰的過程中發揮自己的學習潛力,去創造一個更寬廣世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