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3專論】你幸運嘛?分點給我吧!—談幸運的人際傳染性-4

實證的發現 首先在一個實驗中,我讓受試者觀看到(或者只是被告知)前一個受試者在撲克牌比大小的遊戲中連輸(或連贏)6場(1/64的機率,夠倒楣或夠幸運的了),之後受試者會用前一個受試者留下來的原子筆填寫問卷並參與一個無關的實驗。透過精巧的衡量方式,我們發現不論是直接觀察或者是被告知而已,參與實驗的受試者都會受前一個人是連輸(或連贏)的影響而產生不同水準的自我幸運程度評估,在連贏的情況之下會有較高的幸運水準,連輸則否。而不管連贏或連輸,這些參加實驗的受試者和前一位同謀之間所僅有的接觸就是一支原子筆。且與另外一組沒有接觸任何實驗過程的參加者比較起來,連贏(連輸)的情況之下會有顯著較高(較低)的幸運水準。 這樣的結果,意味著碰觸到其他幸運或不幸運他人用過的原子筆,會改變了自己的知覺幸運水準。在第二個實驗中,雖然改變了操弄的中介物品從原子筆變成紙杯,讓我的實驗助手直接扮演幸運(找回遺失的皮包金錢無損)或不幸(找回遺失的皮包但損失財物)的角色,但同樣的情況再度出現,只是這次對於高迷信特質(習慣於從事迷信活動或抱持迷信信念)的消費者來說更加明顯。而且有趣的是,似乎人們更害怕被其他人傳染到「倒楣」。 上述的實驗,是否意味著高迷信特質的人們理智上完全沒有抗拒的能力呢?很可惜的,在後續的實驗中,即便我們提醒了這些高迷信特質的消費者迷信是不理性的,這些消費者依然會因為碰觸到其他幸運或倒楣他人的物品而改變自己的知覺幸運水準。然而對於低迷信特質的人而言,只要稍加提醒便不會有次級傳染效果的出現。 之後,我們測試了透過接觸幸運或倒楣他人所使用過的中介物品,是否不僅會改變個體的知覺幸運水準,亦會影響自己的其他行為表現?在一個實驗中我們用投注金額作為觀察指標,並額外操弄參與實驗者的認知負荷(cognitive loading),結果發現,當我們心中被其他事情所盤據時(高認知負荷下),更容易被中介物品轉化後的幸運特性影響,從而提高或降低自己的下注金額。 上述的現象,也出現在對於促銷活動的偏好中,透過接觸幸運他人所使用過的中介物品,消費者會更偏好需要賭一把的抽獎活動。最後,在搭配不同資訊呈現方式之下,中介物品幸運特性對於消費者是否願意從事慈善捐款具有顯著的交互影響。在利損的框架之下,接觸到幸運中介物品的受試者願意捐款的比率顯著高於接觸到不幸運特性中介物品的受試者;反之,在利得的框架之下,接觸到幸運中介物品的受試者願意捐款的比率顯著低於接觸到不幸運特性中介物品的受試者。

➔ 歡迎轉載《銘傳一週》新聞,引用請註明出處

銘傳一週
銘傳一週

《銘傳一週》是一份提供全校的校園刊物,發刊宗旨在於讓本校學生透過採訪了解銘傳人所關心的人事物,建立多元溝通管道,培養理論和實務結合的能力。紙本新聞每週一出刊,電子報每天發行,歡迎索取訂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