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2】超級英雄/當世界崩塌 他幫我抵擋千軍萬馬

文/黃千穗 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 常有人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所言不假。 從小到大,在還沒有學會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 和考取駕照、得到機車之前,都是父親接送我的。 其實,上了大學之後,總愛發懶的我, 還是常常一通電話, 讓父親開著舒服的轎車來到龜山接送我, 和我一起搬多如山的行囊,想來真不孝, 居然讓高齡已屆65的父親汗如雨下,奔波勞累。 父親是木訥的,常讓彼此在車上的閒聊不多, 必問句就是“吃飽了沒”? 如果說還沒,父親會很緊張的問“要不要先買些吃的?” 若適逢開學、期中、期末考或是剛打工, 父親總會問上幾句關心, 給心高氣傲的我,幾句叮嚀、告誡甚至鼓勵。 一直都知道父親總為我的倔強性格掛記於心, 怕習慣成性格,性格成宿命,因此時常耳提面命。 但時常是呼呼大睡到,大廈地下停車場的升降梯前。 回到家後,老爸會把電視遙控器讓給我, 有時問說要不要下麵給我吃, 當我著迷於電視節目,哈哈大笑時, 水果定會在5分鐘內端上桌。 父親的溺愛,將我寵上天。 如果太久沒回家,也會接到娘親的電話, 再轉交給父親,叮囑我有空就回家。 雖不說出“想(念)”之類的字眼,但是思念使然, 又害怕打擾了忙碌在自己的崗位上奮戰的我吧, 才會如此惜字如金。 常常皮包、手錶和衣服壞了, 需要修補,交給父親就萬事OK。 獎狀需要護貝,也是找老爸。 手頭不夠寬裕,當父親接送我時, 也會將帳單默默的遞到父親跟前, 雖然被叨念了幾句,但總還是會幫我將它處理妥當。 別人的家庭或許是嚴父慈母,但我家存在的是慈父。 當媽媽扮演指責、教導我的角色時, 爸爸會挺身而出說“好了啦,好了啦,不要再說這些了!” 當世界崩塌, 為我抵擋斷垣殘壁,千軍萬馬的就是父親了吧。 父親是上輩子的情人,更是我今生的超級英雄。 未來,最大的希望就是, 父親在這20幾年來為我做的, 能夠角色互換, 還有能夠看到父親一直健健康康, 直到我結婚、生子、變老, 父親也一起變更老更老。 再當我好久好久的超級英雄。 爸爸,我的超級英雄,超級愛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