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4專題】設計學的理想/標誌識別設計需要與研究相結合

2009年5月25日《聯合報》頭版與第二版大幅報導台北火車站因標誌識別設計不良,使人像到了迷宮一般,最近相同的議題也有記者批評國際機場的狀況。很高興看到這樣的議題被媒體報導與重視,不過令人困惑的是,這些問題為什麼沒有設計學界的參與,而又是誰在主導決定規劃與製作的問題。 20多年前,我從日本回國任教職,當時感覺地圖、圖表、標誌的重要,曾開設了相關的課程,同時也在個人著作中特別強調這方面的重要,可惜我們的設計教育、設計業界卻對這方面的議題沒有更加深入的去思考,可能是因為社會整體發展的成熟度還不夠讓相關單位、人們重視這個問題。多年來我們只強調設計創意的附加經濟價值,這種價值觀引導了設計教育與行業的發展方向。 如今我們的社會成熟度越來越高,社會上不論是交通、環境、產品等等所產生的資訊量也越來越大,不妥善的處理就會使得資訊爆炸而互相打結,連帶的使得使用者在行動與生活中感到不方便。 標誌識別設計的不良,不只單純是設計能力的問題,還有知識的問題。我們現在常常獲得國際設計大獎,表示設計能力沒有問題,但是卻在標誌識別設計上沒有很好的表現,那是因為標誌識別設計需要與研究相結合,設計師沒有研究的概念,或是沒有研究團隊的配合,也很難把標誌識別設計做得好,這是一門專門的學問,也與心理學、行為科學相關。標誌識別設計做得好,不只代表了社會的成熟度,也代表了「設計學」發展的成熟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