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專論】《紅樓夢》世家大族的管理

紅樓夢》人物眾多,作者以不同的視角,描寫世家大族日常飲食起居的各種細節;也從中展現了家族管理的各種問題,與振衰起弊的管理方式。 管理鬆散而落敗 《紅樓夢》中的榮國府和寧國府,家族組成以第三、四代不到五十人的親族為核心,卻擁有上千家僕。家族的生存目標在永續營生,但作者在第二回借冷子興之口,點出賈家落敗的原因有三:第一、生齒日繁,事務日盛;主僕上下,安富尊榮者盡多,運籌謀劃者無一。第二,日用排場費用不能將就省儉,導致外面的架子雖未甚倒,內囊卻也盡上來了。第三,鐘鳴鼎食之家,翰墨詩書之族,兒孫竟一代不如一代。 從管理的視角來看,這三點皆因賈家缺乏有效管理所致。首先,從主子到家僕,都缺少運籌謀劃的人。其次,在財務上不能支用合宜,只講究排場與面子;小說中幾場慶壽喪弔,如秦可卿之喪、賈母之壽皆是如此。最後,則是接班的兒孫不爭氣,沒有用心在管理家業上;上自賈敬、賈赦、賈政,下至賈珍、賈璉、寶玉、賈環等人皆然;唯有賈母、秦可卿、王熙鳯、李紈、探春、寶釵等人,尚能看清管理問題,提出解決之道。 層級太多的管理體系 《紅樓夢》中賈家的管理體系,層級太多,分工太細;工作疊床架屋,人力成本太高。尤其在元妃省親之後,財務缺口日漸擴大;即使賈政想力挽狂瀾,也無力回天。小說中分工太細的描寫,可由第十七回元妃省親贈禮對象察知,除了賈母、賈政、寶玉等至親之外,另有彩緞百端,金銀千兩,御酒華筵,賞賜東西兩府園中管理工程、陳設、答應及司戲、掌燈諸人;以及清錢五百串,賜給廚役、優伶、百戲、雜行人丁等,可見端倪。又如第二十回賈母吃完飯後,還有幾個老管家嬤嬤專門陪她鬥牌解悶。或如第五十五回探春知道家僕階層與分工,吩咐丫鬟們不能混支使人,要辦大事的管家娘子們,去做端茶飯的事;可知其分工之細。 此外,小說也寫到賈府每增加一項事務,就會衍生許多家僕與需要管理的人。元妃省親的大觀園建成後,賈府增加了幾項職缺:管花草的賈芸,總理戲班的賈薔,和管理家廟和尚道士的賈芹。以新增的戲班為例,第十七回賈薔從姑蘇採買了十二個女孩子之後,聘教習、買行頭、置道具之後;衍生出由老嫗帶領,賈薔總理日用出入銀錢、物料帳目等管理之事。這些新增的工作,常常是外圍閒散族人,積極要爭取的職缺。如第二十四回賈芸為了取得管花草一職,認了小他四歲的寶玉做乾爹,送禮給鳯姐;顯見賈家工作是肥缺,才會積極爭取。 除了府中家僕,在外尚有如第六回專管地租莊子的周瑞,第五十三回管莊園的黑山村莊頭烏進孝,第六十四回在南京看房子的鴛鴦父母,第九十三回管屯裏地租子的郝家莊人。周瑞是王熙鳯的陪嫁家僕,其妻也在府中管事。因此,榮國府的主子不到三十人,卻有「家人」(即家僕)三、四百丁,以及家丁的家婦與「家生子」。 由於管理層級太多,較高層的奴僕,在有了權位之後,氣勢甚至凌駕主子,或儼然是另一位主子了。例如二十四回,小紅被地位稍為高的秋紋、碧痕教訓,只因她單獨在公子寶玉面前露臉倒茶;寶玉甚至不曉得她是屋裏人。再如八十八回,在外管地莊收租的周瑞,在族長賈珍排解他與鮑二的口角時說:「奴才在這裏經管地租莊子,銀錢出入每年也有三、五十萬來往,老爺太太奶奶們從沒有說過話的,何況這些零星東西。若照鮑二說起來,爺們家裏的田地房產都被奴才們弄完了。」應答的口氣,似有主子的架勢。 又如四十三回,賈母要賴大的母親等三、四個老媽媽,坐在小杌子上;這是賈府的風俗,年高服侍過父母的家僕,比年輕的主子還體面;所以,尤氏、鳳姐兒等只能站著。五十六回賴大總管家中有偌大的花園,每年產出盈餘二百兩;其子賴尚榮甚至做了知縣,一百十六回賈政還得向賴尚榮借五百兩盤纏。 虛應排場的眾多家僕 賈府服侍公子小姐的家僕太多,不僅食指浩繁,更間接造成賈家兒孫無能。例如,賈寶玉的房裏有襲人、晴雯、麝月、碧痕、秋雯、茜雪、四兒、小紅、墜兒、定兒、柳五兒等十四位丫鬟,與李嬤嬤、李貴、茗烟等十三位奶媽僕人;共有二十七位僕人服侍,他才會連小紅都沒什麼印象。這雖是小說誇張的筆法,正顯示出賈寶玉從不思考治理家業的主因。 第一百六回賈政感嘆寶玉是無用之物,真是諷刺至極;從小到大,撥給他這麼多僕人,必然終日無所事事。一個二房的公子有這麼多奴僕,更何況是長房的賈珍、賈赦等人,想必有更多侍侯他的家僕;雖然小說中明寫族長賈珍只有大總管賴二,小管家俞祿、門房焦大等人;其他未寫不寫的情節,讀者應可想像。 在家僕眾多之下,到處可見人力資源浪費的情況。例如第八十八回,賈珍向賈母請安,賈母道:「你們告訴他,如今他辦理家務乏乏的,叫他歇著去罷,我知道了。」於是小丫頭告訴老婆子,老婆子再告訴賈珍,賈珍然後退出。從賈母到賈珍,中間至少應有鴛鴦或王夫人要小丫頭傳話的過程。一個簡單的請安,中間經過三位家僕才完成;有了排場與面子,裏子就日漸耗損了。 有管理之權責 無管理之實務 《紅樓夢》筆下的賈家第三、四代,大多有管理之權,卻無管理之實。首先,作者用「造釁開端實在寧」,寫寧國府中的賈敬只愛燒丹煉汞,完全不管兒子賈珍,任由他把寧國府翻過來。如第七十五回賈珍怠忽族長需查報酗酒鬬毆、賭博、不務正業、婚喪違禁、行事奢華等職責;在父喪期間,邀請世家弟兄及富貴親友,在天香樓設賭局,帶壞族中子弟。第一百五回賈珍被抄的罪狀之一,即是賈珍引誘世家子弟賭博。 其次,常年在外為官,一問三不知的賈政,也沒有風險管理,與危機處理的能力,直到第一百五回錦衣軍查抄寧國府時,才驚覺事態嚴重;對於盤查,只會說自己不理家務,這些事全不知道,要問侄兒賈璉才知。又如當賈政盤點歷年居家用度、連年宮裏花用、與在外浮借的帳目,才知早已入不敷出;再查東省地租,近年所交不及祖先一半,用度比祖先更加十倍,急得跺腳。最後聽了賈母的處理方式後,才安下心來。 第三,賈母的長房賈赦、賈璉父子,有掌管家族的權力,但心思只在女色上,未盡管理之責。如第六十四回賈敬停靈在家,賈璉假託相伴賈珍為名,勾搭尤二姐。抄家後,賈璉面對賈政含淚問他,為何被查抄出放高利貸的文件時,賈璉推說賬目有賴大、吳新登、戴良等人登記;放出去的賬,要問周瑞、旺兒才知道。賈璉同賈政一般,皆未善盡監督管理之責;誤認為事情交待下去,自然就會完成,未去瞭解能否確實執行,或者執行時是否有困難,該如何解決等。 金紫萬千誰治國 裙釵一二可齊家 《紅樓夢》有別於過去以男子為主的小說,展現了女子的管理、知識、遠見、處事等能力。王熙鳯是書中最具管理力的女性,如第二回周瑞女婿冷子興向賈雨村介紹她:幫王夫人料理家務,言談爽利、心機深細,男人萬不及一。又如第十四回她在寧國府協理秦可卿之喪時,面對寧府人口混雜,家僕臨期推委、濫支冒領、勞役不均的現象;及有臉者不能鈐束,無臉者不能上進等問題。她表現了分層負責、財物控管的規劃力,當機立威的魄力,與事必親躬的執行力。 然而,王熙鳯不會寫字也沒讀書,缺乏深謀遠慮的知識力,與對事務本質的洞悉力;導致急功近利,違法在外放高利貸,弄權謀私利,間接害死尤二姐,導致抄家獲罪。即如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前託夢,要她籌劃衰時世業:在祖塋附近多置田莊房舍地畝,以備日後祭祀、家塾、務農之用。這些為家族謀永續的建言,直到第九十二回,賈政要賈璉、王熙鳯看馮紫英賣的洋貨,她才向賈政提起構想了好些年的永業之思;可見她知道很重要,卻沒有早一點提出建言。 理性協商 共同管理 《紅樓夢》中除了理家時間較長的王熙鳯之外,第五十五回因鳳姐小產不能理家,王夫人令李紈、探春、寶釵共同理家,坐鎮議事廳;她們是理性協商,共同管理的典範。眾人在幾件事過手之後,比鳯姐當權時更謹慎,裏外下人暗中抱怨:「剛剛倒了一個巡海夜叉,又添了三個鎮山太歲。」連夜裏偷吃酒的工夫都沒了。 在刻劃理性治事上,首先,描寫了遇到考驗的探春。趙姨娘兄弟趙國基往生,不僅吳新登媳婦的藐視李紈老實、探春年輕,欺幼主不提供葬補助費的法規資料,等著看她們二人出醜;又遇到生母向她多要二、三十兩的一場哭鬧。這些都在她洞悉規矩與世家禮法下,處置得宜;讓吳新登家的無地自容,滿面通紅。她也趁機勸趙姨娘學學周姨娘要安份守已,別聽身邊人的調唆,惹人笑話,兩三個月就借故生事,自己呆白給人作粗活。事情看得十分明白,也瞭解週遭的環境,因此她能精準地掌握重點,有效處置,不會讓問題衍生問題。 第二位,則是博學的薛寶釵,能洞悉理事用人的奧妙。首先,她教導探春和李紈:若不拿學問、知識來管理,所做的事都流於市俗,不明就裏。所以,當探春從賴大家園每年有二百兩銀子的產能,得到啟示:一個破荷葉,一根枯草根,都是值錢的;期能解決大觀園的財務問題。寶釵即說:「天下沒有不可用的東西,既可用,便值錢。」能否善用,存乎知識之中。因此,三人協商規劃大觀園的運作機制,期使在節流中開源,挽救入不敷出的窘境,興利除宿弊。其次,她十分瞭解人性:「幸於始者怠於終,善其辭者嗜其利。」(五十六回)因此,她沒有用積極爭取職位的吳大娘和單大娘,而把工作給了農家出身的老祝媽和怡紅院的老葉媽;既考慮了適才適性,又能照應到利害親疏的關係。 最後,她要看管大觀園的三、四代老媽媽們,別躲懶縱放人吃酒賭錢,齊心謹慎顧體統;使那些有權的執事敬伏。又幫她們想出額外的收益,互蒙其利,讓家僕歡聲鼎沸,以小惠全大體。只可惜寶釵僅是局外人,對賈家的現況,雖然心裏明日,但無法置喙太多。 兒孫無能 賈母點撥 賈家最有管理經驗和能力的是賈母,例如第七十三回探春報告園內有人設局賭大錢、打鬥時;她即說夜間耍錢吃酒,就會門戶不嚴,藏賊引盜。因此,她要鳳姐馬上命人速傳林之孝家的等總理家事的四個媳婦來,申飭一頓;得即刻查出頭家賭家,出首者賞,隱情不告者罰。又如第一百七回賈母要賈政吩咐管事的,將人叫齊了,分派妥當。該配人的配人,賞去的賞去。園子交入官,田地交予賈璉清理,該賣的賣,該留的留,不要空有架子;她所剩的東西,死後若有餘的給服侍的丫頭。這些都展現了賈母管理上的大器。 另一方面,由於賈母宅心仁厚,所以對於王熙鳯的貪利、賈璉的貪色,都認睜一隻閉一隻眼。抄家後,眼見衰微已成為事實,對鳯姐也不忍苛責。或許也因為這樣的寛宏大量,她是賈家安度天年的人。 三點啟示 《紅樓夢》這部穿透二百五十多年來的小說,讓人體認到家族的永續,要建立在積極管理,與不斷自我檢視上。從賈敬、賈政、賈珍到賈璉、賈寶玉等反面管理教材,與鳯姐、探春、寶釵的成功案例可知: 第一、管理層級應扁平,愈小愈有效率;尤其家族應訓練成員自我管理的能力,才能肩負傳承的責任;抄家後賈母精簡人事的安排,十分正確。 第二、知識足、有理性,才能洞悉趨勢,鑑別每項任務背後的意義;如寶釵以小惠全大局,探春興利除宿弊,皆是運用知識力的結果。 第三、管理是因危機與任務需要而形成,任務完成即功成身退;如王熙鳯協理寧國府,李紈、探春、寶釵執掌大觀園,皆因明確的管理目標與職責,又適時隱退,方能可圈可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