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專論】荷與創作

商業設計學系教授/柯鴻圖 時序進入了六月,也正是荷花的季節。每年的此時,我通常會南北奔波於白河和植物園之間,揹著相機獵取荷影。平時,則經常以荷爲題材作繪畫創作,累積了一點作品。 長久以來,荷花一直是文人之所愛,也許是因為如此,花王牡丹、花相芍藥的地位始終都崇高於荷花,周濂溪在「愛蓮說」中感概地說道:「蓮之愛,同予者何人!」而唐朝王勃更是鍾愛於荷花,其「採蓮曲」更是爲愛蓮者所歌頌。在宋朝,除了周敦頤的「愛蓮說」聞名於世,歐陽修的愛蓮也不低於周濂溪。 而如今,想親見「一色藕花三十里,淡妝濃抹錦雲紅」的風貌已少見了。在台北,愛荷者夏天聚集於植物園的荷花塘邊攝影、寫生或是純觀賞,偶爾有詩人以筆寄情於荷花。在中國社會裡,荷花並沒有消失,雖說世人對荷忘情,但荷卻對世人有情。在飲食方面,藕與蓮子皆可烹煮為佳餚及點心,在醫藥方面,蓮的整體都能作為藥材,可說是實用與美感兼具。而其出淤泥而不染更是予世人省思及啟發。 荷與蓮 許多人在荷與蓮兩字上多有疑惑,認為有不同的意含,但其實兩字意義是相同的,最考究的名稱爲「荷華」或「芙蕖」。古時稱荷之果實「蓮」,在《說文》一書中記載:「荷,扶渠葉;蓮,扶渠之實也。」那為何會有菡萏等別稱呢?按宋儒朱熹解釋爲:「荷華,芙蕖也,未開曰『菡萏』,已發曰『芙蕖』。」以荷花、蓮花兩字辭來說,荷花(華)為其正名,比蓮花這一說辭更為正式。此外,荷花及睡蓮同樣容易為人誤解爲同一物。 以下爲這兩者之不同,列表說明: 花中君子–蓮花 蓮花爲一種古老的植物,是起源最早的被子植物種屬之一。古植物學研究證明,蓮屬植物在一億五千五百萬年前已生長在北半球的水域地區,且有地質學家指出,蓮屬在北美北極地區、亞洲黑龍江流域的白堊紀地層,和歐洲、東亞的漸新世與中新世地層中都曾經被發現。在我國的考古資料中也曾記載,仰韶文化的遺址及阿姆渡文化的遺址中曾發現蓮花、香蒲、菱的花粉化石。由此可知,蓮花是一種歷史長遠的植物,早在中國黃河與長江中下游的地區生長。難能可貴的是,蓮花以他堅強的生命力而成為如今地球冰期以前古老植物的代表。 蓮花在詩詞、繪畫、工藝、佛教及飲食等等各方面都有其用處。在花瓣凋零之後,蓮蓬上的小孔各有一顆蓮子,待其成熟之後取出,剝去外殻,去除蓮子心之後,與冰糖共同烹煮即成爲美味的蓮子湯。而埋在泥裡的根,也就是蓮藕,同樣也是中國人盤中的美食。整株蓮花幾乎都可以作為中藥藥材,像是蓮蓬、蓮鬚、荷葉蒂、荷梗皆能成藥。工藝類的摺紙藝術、陶藝、木雕、玉雕等等,都常以蓮花作為創作題材,中國人愛蓮,但其地位卻不如梅、菊、蘭、牡丹等花,這也許就是所謂花中「君子」與世無爭的性格所致。 宋虞可齋一詩「一色藕花三十里,淡妝濃抹錦雲紅。」多年前,白河尚是台灣荷花的代言人,當我在嘉義開車於白河轄內,往車窗外望去是一片的翠綠荷田,菡萏亭亭玉立,驚覺這段佳話不也正是在形容台灣「蓮子之鄉」白河,難得能見到的寬闊荷田,是這麼動人的田園風景。 荷的生態 台灣種荷約一百多年,是在日據時期從日本及廣東引進,培養白花與紅花兩種品系,專門提供用藥。其產地大多以南部為主,少數則分佈在北部幾處,而南部的產地主要爲白河,如今,白河的荷花專業種植區卻已不復當年的盛況。 蓮藕埋於淤泥中發芽;圓而青嫩的荷葉生長;紅色荷花朵朵的綻放;花瓣凋零後露出蓮蓬;成熟的蓮子脫落;枯荷經時日生成蓮藕繁衍至新芽,荷的一生不就是個美麗的循環。 基於對自然生態的偏愛,荷在我繪畫創作生活中佔有很大的份量。表現時可以從其萌芽、含苞、初綻、盛放、微凋、凋零以迄枯萎,描繪其短暫的一生,但可貴的是生生不息的意義,待來年它又重新循環,除了予人出淤泥而不染的高貴品操印象外,看似柔弱的外觀,再生的生命力量卻隱含其中,給了人們重要的啟示。 攝影者經常在作品上下了動人的擬人化標題,如相依、深情、荳蔻年華,似乎走入了情愛的情境,非常有趣。取景的主軸一般也都聚焦在盛放的艷荷上。荷的面貌多樣,但眾人皆愛青春容顏。 我對荷的觀察是全面性的,特別是其生命的各個歷程。去年,漫步於秋日的植物園荷塘,放入眼簾盡滿園蕭瑟的枯荷,凋殘的荷葉。這些走入生命盡頭的殘荷,仔細觀察竟有諸多鞠躬盡瘁的樣貌,棵棵殘荷竟如此地維護著各自的生命尊嚴,滄桑中的淒美真令人感動。所以,也引領我取材入畫,完成了六幅充滿生命意象的畫作。 荷是雅俗共賞,無論詩文、繪畫、攝影俱可引來創作,有了她,晨昏的夏日荷畔經常匯集民眾,遙指桃紅點點,好不熱鬧。荷所象徵的崇高意義,在眾人心目中永不凋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