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延續半世紀的情緣大版-情繫銘傳

梁丹丰教授民國58年來校任教

一‧ 我實在不知道—— 四十六年光陰是長還是短?……。 當時老校長情辭懇切、慰勉有加的邀聘, 言猶在耳,恍只昨日? 她用厚實的力道拍上我的肩膀, 直到今日,餘溫猶存!……。 「一日銘傳,你就是永遠的銘傳人! 歡迎你加入我們個大家庭!」 僅僅這個「家」字聽入我的深心忽如一記重鎚,敲醒我從兵燹流離中成長的血脈,它們在我胸中熾烈地牽纏翻滾不能去。 定神望向她堅定果決的視野, 我噙淚的決定是: 有生之涯,必盡力而為! 二‧ 我也想知道—— 四十六年走過銘傳的歲月算不算長?……。 記得來台初時的社會,仍無商業設計的觀念。若有需求,想當然耳惟畫家是問,十餘歲的我,因此常常被前輩畫家們推託代打,無法違命不知所措,反而從痛苦失敗中一錯再錯,一步步磨煉出相應的工作經驗;此際因緣際會站上講台,正好把心得、技法統整傳遞,我這樣想……。 然而,全力投入居然不見成效,這才發現學生們空有極佳的構想,卻缺乏表現的能力,令滿腔熱誠的我非常焦灼。 三‧ 期中考後痛定思痛,我毅然把「插畫」課改成「設計素描」,先以簡御繁抽取設計工作必備的要領,由靜物、人物,到走出教室,散入校園內外,向大自然找靈感取經。至於我自己,永遠帶著紙筆隨堂示範,同步演練,及至學生們大有進境,我也教學相長地積漸畫作無數,把這種教學方法用於其他媒材更表現多元,我的簽名也如實加上「繪於銘傳」等字樣,部份已在多年前編印「鉛筆畫進階」供學子參考,現又檢出數十幅奉呈校方付梓分享,校稿之際百感交集,爰綴數語,用以報答包校長知遇之恩,以祝銘傳生日快樂,願我銘傳永遠如日中天! (本文摘自2013.3梁丹丰畫筆走過的歲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