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4】酥皮非濃湯、愛心要付出

副校長室 宋眉眉 五月的溫煦陽光,哄得人不禁在中午用餐後,到室外晾一晾,校園裡蜿蜒而上的車道,最是讓人吸飽暖能的曬場。邁向學務處,遠遠就聽見稚嫩而宏亮的放聲喵叫,好奇地湊近一看,原來是隻巴掌大的貓baby,孤伶伶地坐在紙箱裡 。可能是餓得慌,使勁「哭餓」著。她一對渾圓的大眼睛,仰望著最原始的渴求-吃飽。ㄧ旁女同學哀怨的說:「小貓一開始躲在蒸飯香頂端哀叫,大概是為了取暖,一不小心腳沒踩穩,就掉了下來」。所幸女同學救了她,但宿舍不允餵養寵物,只好放在紙箱等人認養。 那陣子,我正在考慮要不要養寵物,樂做狗爸狗媽的朋友勸我養隻「犬子」來做伴;樂做貓奴的朋友則說:貓兒乾淨又自主,是新手上路的最佳夥伴。當下索性就禱告,求上帝賜我一隻狗狗貓(doggy cat)—具有狗狗個性的貓。眼前這個虎斑小貓咪,雙眼圓亮又可愛,但身體卻瘦弱又骯髒;叫聲宏亮,聽起來算健康,就是不知她有沒有「狗格」?內心正在猶豫之際,身旁跺過來一位同事,問到:「你想養啊?」我把心裡的罣礙說出來,她立刻以資深狗媽、貓媽的身分衡量著:這個孤兒看起來是挺瘦弱的,然聲量還蠻有精神的。她鼓勵著:「養養看嘛!!我辦公室有寵物籠子,還有一點貓食,通通借給你,把她帶回家吧!要是有你當主人就是她的福氣!」我不敢置信地看著她:「真的?!」 就這樣,2009/5/11我變成貓媽咪。現在回想,原來生命裡的「新身份」不見得都在我們的規劃中,端看你有沒有意願與勇氣去承接,承擔未知、承擔風險,或許會忍受辛酸,當然也有笑納喜樂、擁抱溫馨的機會。而我與橘貓的擦身而過,以時間上來看,很可能就是我與虎斑小貓生前的預約。這天因緣際會與勇氣交會,擦撞出新的生命契機,彼此的幸運吧。 在我勇氣未消之前,同事就把籠子送過來,隨即提貓到全家超商買牛奶,回到辦公室後,微波ㄋㄟ-ㄋㄟ,讓她在墊著厚布的籠子裡享用。沒一會兒,利樂包內的鮮奶只剩1/3,她就不喝了。心想:「這下吃飽,妳就沒得叫了吧?」沒想到,飽足的她在籠裡叫得更大聲,只好用厚布裹住她沾滿泥沙的排骨身軀,一掌抱進懷裡躺,這才止住她的哭泣。伸伸鼻子嗅一嗅,小腦勺前後磨蹭了一下,才安然入睡。聽著她平穩的呼吸聲、感染著她的體溫、看著她熟睡的安穩模樣,自己竟有一點甜甜的著迷了,「被另一個生命,無條件地信賴的感覺真好!」我暗暗對自己說。那一刻貓咪毫無保留的信賴,栓住了我的心。 當晚,我按照同事叮囑,進家門前就帶貓咪看獸醫,了解她的健康狀態。劉醫師聽完我的認養故事後,熟練地檢視她的四肢,確認蒸飯箱的一摔,沒有造成筋骨損傷,再看看心跳、耳朵與視力都正常。然後檢查腸胃,他邊撫摸貓咪的腹部邊問:「有沒有吃東西?」「有啊,吃ㄋㄟ-ㄋㄟ。」他再問仔細:「甚麼樣的ㄋㄟ-ㄋㄟ?」「就是超商賣的牛奶啊!有問題嗎?」他嚴肅的說:「不行喔,牛奶的分子太大,幼貓是無法吸收的。」 我一愣:「電視不是都這樣演的嗎?」,他耐心解釋:「幼貓如果沒有母奶,要喝專用配方沖的奶粉才可以。」「那喝了會怎樣?!」他說:「拉肚子,至少三天。就看她腸胃夠不夠強。」我杵在那兒,感覺被現實打了一記悶棍。原來電視上的資訊是僅供參考,後果自行負責。愛心也要有智慧才成。 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幼貓怕濕,一開水她就本能地往洗臉槽的盆邊逃。所幸我事先帶著手套,不怕她又長又捲的腳爪抓,單手就把她制住了。上完沐浴乳,想到該備一條毛巾,洗後馬上包裹以免著涼。才轉身她又奮力往上爬,但是渾身的泡沫讓她爬二步、退三步,甚至身體翻轉二圈再滑下,她也屢敗屢戰。看著一橢香皂泡沫,這樣上上下下好幾回得傻勁兒,我忍不住笑了,因此就把她取名-Soapy,中文取諧音叫「酥皮」。洗臉槽的水換了三次後,終於變得清澈,我才讓酥皮出浴,趕緊用小毛巾裹著她來吹乾。吹風機一開,她嚇得逃竄,來來回回捉放幾次後,我靈機一動隔著毛巾吹毛,她才端坐閉眼,享受逐漸乾爽的感覺。「set do」之後的酥皮,變成一顆圓呼呼的毛球,簡直是一隻貓咪公仔。 終於可以打理自己的晚餐與盥洗,就寢時已經半夜了。癱在床上、伸手關燈,準備好好休息,酥皮叫了。我想大概是小夜燈離她太遠、太暗、她怕黑,起身挪近燈光,再躺平。她又叫,我決定躺著陪她數綿羊,看她會不會被催眠,數不到一百,我都快睡著,她竟哀得更大聲。我開始不耐煩,暗忖她大概是「夜貓子」想出來晃晃,隨即打開籠子讓她在房裡夜遊。我再度關燈、躺平,「喵嗚!喵嗚!」,我躺著哀求說:「酥皮啊,妳到底要怎樣啊?」床下不僅是喵喵聲,還有刮床腳的聲音。突然腦子靈光一閃–她想跟我睡。但是,今天才第一次洗除蚤劑,必須至少洗三次才會除掉大部分的跳蚤或蝨子。我猶豫,今晚讓她上床,後果會不會不堪設想?但時值深夜,再讓她叫不但我睡不了覺,吵到鄰居也不好,於是就抱她靠在枕邊,以免翻身時被我壓到。果然她不再叫鬧,正要入睡,突然感到腰際有一球暖暖的溫體靠過來。原來是小傢伙不知何時鑽進涼被裡,硬是要窩在媽咪的體側中才肯入睡。這段趣事,讓我發現自己照顧酥皮的方式完全是小時候媽媽照顧我們的翻版。我才忙一個,晚上就累成這樣,真不知媽媽當年一個人照管三個小孩長大,還要顧店,是怎麼做到的!酥皮睡前「靠腰、取暖」的撒嬌,牢牢拴住我這個貓奴。 前一夜的溫存,清早就被刺鼻的異味札醒。起身一看,糟糕!床緣有一堆稀泥般的便便,籠子門邊和貓沙盆附近也各有一橢。我趕快把床單掀起來,先局部沖刷再丟進洗衣機洗滌,然後是擦洗籠子、沙盆與地板,再噴灑清香劑除臭。酥皮躲在角落,一臉無辜而窘迫的樣子,我趕緊安慰她:「沒關係!醫生伯伯說三天就會好。」緊接著準備自己要趕上班。這樣的清潔旋風早、晚各一次,到第三天晚上被單不夠用時,我推著拖把嘀咕說:「再拉,就把妳送回去….」不知道是酥皮聽到了,還是醫囑的精準,她的腹瀉就停止了。 這經驗讓我體會到,自己愛心好有限、好薄弱,愛的行動要恆久真是不容易。也聯想到,多年來一直關愛、善待我的父母、親友,他們不管自已的生命景況如何,都沒有停止關心子女,真是珍貴無比的愛心。由於這樣的念頭,我將自己從別人領受的恩惠與慈愛,化做堅持付出愛的行動力,對酥皮承諾終生照顧,也對親友多多回饋。此後酥皮經歷眼疾、氣喘、暴飲暴食等問題,我已逐漸學會沉穩面對,操練愛心、耐心,增長養貓、待人的智慧。 現在下班回家,酥皮都會在門口迎接、打招呼(喵!)、撒嬌、打滾,然後等我吃完飯,餵她點心、陪著玩貓抓老鼠的遊戲(我的手掌是老鼠)。偶而會頂嘴、抗議,但基本上,她對我的要求都有一點一滴的改進。事實證明,已經超過三歲的酥皮,真是我衷心祈禱而得的賞賜—doggy cat。我們的幸福來自不斷的學習與付出,我想,這也是一切美好人際關係中的秘訣。

➔ 歡迎轉載《銘傳一週》新聞,引用請註明出處

銘傳一週

《銘傳一週》是一份提供全校的校園刊物,發刊宗旨在於讓本校學生透過採訪了解銘傳人所關心的人事物,建立多元溝通管道,培養理論和實務結合的能力。紙本新聞每週一出刊,電子報每天發行,歡迎索取訂閱。

銘傳一週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