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3專論】你幸運嘛?分點給我吧!—談幸運的人際傳染性-5

迷信的我們 在一連串的實驗中,我們發現了幾個結論:首先,人們常常無法理智地擺脫迷信的影響,即便理性層面上我們知道一個毫無關係的中介物品不會因為被幸運或倒楣的他人碰觸過而真的被好運或厄運附身,但只要我們與其有了接觸便會改變對自己幸運程度的看法。其次,高迷信特質的人更容易產生這樣的偏誤,且無法透過提醒迷信偏誤的存在而調整自己的反應。第三,個體的行為(包括博奕、捐款或者是偏好),往往會受到那些偶發的、無理性基礎的事件所影響。 在做完這一連串的實驗之後,我陸續參加了美國行銷學會(AMA)以及美國消費者研究學會(ACR)的年度研討會發表這些結果,在去年的ACR會議中,我遇到任教於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的Thomas Kramer教授,他們的團隊也對類似的現象感興趣,在他們的實驗中發現智力也會有類似次級傳染效果的現象發生,使用成績好的學生的筆會提昇另外一個受試者的認知表現;而在我另外一個小規模的實驗中,我給予受試者一個知名投手簽名過的棒球(當然,只是我自己的塗鴉),並測試與其他使用沒簽名球的受試者比起來,投球速度是否會更快,有意思的是,使用知名投手簽名球的球速的確高出一些。 從悲觀的角度來看,這些結果意味著個體似乎仍然深受傳染律的影響而不自知,即便知道也難以調整。對於邁向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Daniel Kahneman所說的「理性的慢想」似乎仍有距離;但從樂觀的角度來看,其實一些小事件也可以讓我們在非意識的情況下感到比較幸運,似乎也是一種生活中的小確幸;而我們可以知道為什麼大家會拼命上網去搶標那些名人穿過的服飾或用過的物件,或者是為什麼有粉絲握了明星偶像的手之後會說出三天不想洗手這些話。理性上,幸運其實是一種隨機的結果,不幸也不是一種必然,在我們的生活中,或許該多投注一些在我們可以控制的部份,而不要過度被這些幸運或不幸所影響。 下次去廟裡拜拜,拿著香火袋或准考證沾染香爐裊裊香煙以祈求神明保佑時,你應該先問問自己:我是否已經準備好了?我是否有努力做好我自己可以控制的部份?所謂的幸運或神明的保佑,其實往往發生在準備好的人身上。

➔ 歡迎轉載《銘傳一週》新聞,引用請註明出處

銘傳一週

《銘傳一週》是一份提供全校的校園刊物,發刊宗旨在於讓本校學生透過採訪了解銘傳人所關心的人事物,建立多元溝通管道,培養理論和實務結合的能力。紙本新聞每週一出刊,電子報每天發行,歡迎索取訂閱。

銘傳一週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