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6】責任 義務 孰重孰輕?

經濟三甲/李奕德

「一張好的照片,永遠不會出現在計畫之中」,這凸顯普立茲新聞獎在突發事件下所紀錄的畫面價值。 抱著學習的心態去參觀,在作品前流連忘返了足足四個鐘頭,抱著沉重的心情離開會場,但內心卻是澎湃。 最讓我難忘的照片是在越南內戰時期,美軍誤擲燃燒彈到農村,使民宅內的兒童身上著火,飛奔而出求救的畫面。《好燙,救救我》是十分有張力的照片,聽了解說才知道,當時美聯社華裔攝影記者黃公崴紀錄了這個景象後,就去抱起這女孩,將她送醫急救,爾後,長大後的女童金芙申請政治庇護,如今定居加國,與黃公崴情同父女。 這對應到日前紐約地鐵一位被精神異常人士推下地鐵軌道,而慘遭輾斃韓裔人事的畫面,以及最近發生的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不禁讓我思考,如果我當時也在場,會怎麼做? 攝影工作者有責任與義務紀錄下最真實的情況與畫面,讓世界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當眼前有許多受傷或等待救援的人時,是否拿著相機持續記錄?還是該放下相機伸出援手,這樣的難題最讓人煎熬!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