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銘傳取經ㄅㄧㄤˋ生活 我們的愛很大

王月仙 (28期) 行李好重,裡頭裝滿了不安與焦慮。 從新加坡國際機場出發往東北方向飛1600公里,便可到達台灣。 那裏有著我嚮往已久的大學生活與知識。於是,我啓程了。猶記得當時我接觸的第一位室友,就是個很會唱歌的泰雅族原住民。親切的泰雅妹妹二話不説便把電腦借我向家人報平安,著實讓我一到台灣就感受到這塊土地所散發的熱情與關懷。 害怕嗎?曾經。 或許是沒了方向抑或失去目標,自中學畢業後一直重復著新山與新加坡來往奔波,兩點一線的單調生活。站在車站等待巴士的當兒,心裏突然冒出一個問題:這樣的日子究竟是爲了什麽?沒有答案。那何不給自己兩年的時間,停下腳步聼聼自己的心呢?因此,背起沉重行囊的我毅然決定到台灣念書,就是爲了要改變現有的生活。 報到的第一天便立即選出幹部,從而記得幾個總是被點到的名字。原來我們班有著三八壯士與七公主,這還是我們逗趣的系祕姐姐(現已是院秘)取的名稱呢。實在太有記憶點了,至今它還是個窩心的玩笑。上課情況不如我想像般難以吸收理解,華語的學習環境恰恰緩和了未出發前的緊張情緒。帶著類似遊學的心情來吸收知識,反而更能融入這可愛的大學生活。一開始或許是性格和年齡的關係,我總覺得和班上的同學有些隔閡,不太能適應群體活動;但這情況並沒持續很久,同學與老師持續的把我拉進團體一起活動。漸漸的,那層隔閡不存在了,一起努力、一起前進、一起扶持、一起玩閙……變成了我每天的生活模式。時間一久,同學與老師們的感情越來越像兄弟姐妹般親近。老師們都給予我們這些海外學子最大的幫助與溫暖。印象最深的,莫過於我因生病而難過的那段時期,系祕和老師都默默地為我準備補充營養的水果和負擔那筆有些沉重的醫藥費,經常給我最深的鼓勵。這片段小心的放在心底,我感動了好久好久…… 有人說,設計是一門心機對峙的課程。它是;也非如此。大家都學習觀察別人的設計概念,從而構思更棒的創意;可又在不經意間,大家也學習互相拉拔,彼此一起成長,並做出更成熟的作品呈現於眼前。一年級年中《期末服裝設計秀》、年末《創意。立體。設計》、二年級初的成果展《樂。設計》,到年尾的畢業成果展《Unique》,老師們從不吝嗇給予指導和讚賞。雖不敢斷定我們班呈現的作品是最好的,但在心裏已是打了最美麗的一仗,還為我們的指導老師們甚至系上添光。有光必有影,凝聚力再強的團體也會出現裂痕。一到緊張時期,就有的同學爲了維護自己而產生反抗的心理。這並沒有錯,畢竟每個同學觀望的角度都不一樣,有些同學堅持己見,就必須有的同學作出妥協。堅持與妥協這門課程,我還在努力的爭取滿意的學分。 行李好重,裡頭裝滿了豐富的經歷與知識。 從桃園國際機場出發往西南方向飛1600公里,經由新加坡國際機場再輾轉乘車回到住處。 離開了銘傳,離開了數媒,離開了一起生活的同伴。下一張空白頁面開始描繪新的生活。回頭一望,時間已悄悄溜走了近四百個晝夜。我的心已經聽到了我的決定,離開了空洞的生活方式。撫摸著因生病而變了的五官,總會不知覺地在眼前重演著那兩年的酸甜苦辣。 後悔嗎?不。 為自己做了個改變人生的決定,遠比到異鄉求學更來得艱難。好好享受了過程、接收了果實,持續累積著經驗,當一位越來越出色的設計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