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屆中文散文組第二名:那年,我同海豚做了一個夢/職中研一金正淳

作者:金正淳 【那年,我同海豚做了一個夢】 黝深藍海中,靜謐地聽不到一聲蝦呢。 嘻笑的遊船自海面上輕吻過幾條水痕,今日運氣不佳,海豚群不知消失到哪裡,遊人們只能自得其樂,將此起彼落的數位相機聲,和著幾句嘆罵聲,在媚陽下尋得一方遊興。 老者彈著手指,輕哼孫子每天放得老大聲的流行樂旋律,凝眺寶藍水洸。 阿伯,能坐這嗎? 女孩粉妝嬌俏,頂著甜心式捲捲髮型,搧了兩搧,實在耐不住暖熱海風吹襲。 搞什麼嘛,一隻海豚都沒有!早知道就坐明天的船班。 女孩抱怨,惹得老者微笑。   她不懂,海豚們都去龍宮晉見公主囉。   令人眷戀不已的幻影公主。 那年他記憶深刻。 二十啷噹小伙子,猛吞大老闆送來的麻糬,扛著漁網出海,然而眼角餘光仍不時瞟向叮叮入港的貨輪。 有一艘的,以後總有一艘。 不停地鼓勵自己,多認份努力點,總有那麼一艘輪會漆上自己的名。 是年海象來得詭譎,時而狂風大作,時而驟雨急降,常鬧出瘋狗浪拍落人的悲劇。 他比誰都清楚討海人艱辛。 雙手厚繭交疊,打十一歲起就隨阿爸於鳥踏石仔村一帶捕魚,虎口一道傷,是夜釣白帶魚,勁力比拼拉出滿手血的。 孫子國小時的課本,他曾經看過如此形容─「天這麼黑,風那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文字貼切,致使他一陣酸麻微顫身體,心中憂淒。從阿爸在自己十四歲時因浪颳船翻過世後,便負起養家責任。 他沒忘記海的可怕,但他更記得海的恩惠。 海的包容,他終能養活一家子,阿母和七個弟妹。 沒忘,沒忘,那年他的確掉入洄瀾港外深海中,就宛如今日的好天氣,一個怪異的浪,將他捲入海中。 黝深藍海中,靜謐地聽不到一聲蝦呢。 海水雖大量灌入耳口內,卻不顯沉重。飄啊飄的,人生似乎從沒像此刻暢快過,彷彿飛翔海裡。 光滑感輕撫臉頰,他緩張雙眼,一顆圓潤珠子在他眼前轉動,幾鳴嬰兒語喚醒他,是隻幼海豚正摩娑著。 伸出碩實左臂環上幼海豚,他倆的冒險將至。 翔越泚水,穿潮過洞,極目之處皆渾沌無限,瑰岩以屏,巨藻繽紛,水勢奇情,壯麗具撼天動地之姿。 海的美,他從未領略過。 額眉、掌心、背脊滲出冷汗與透涼的海水交融,深沉浪漫緩緩浸染,海宛若裡宇宙般奧妙不可探,他興奮、他緊張,寧如星子跌入這絕藍中,幻化為夢繭。 紓口氣,他直覺這是比酒還沉醉的解脫。 疲憊了呢。是不是疲憊了呢?有人如斯問。 像極襁褓孩童,他癱軟低低啜泣,跪拜陰暗角落處擺放魚腥味鹹臭的父親。父親蒼蒼白白,手也凍寒。撒嬌成了奢侈,懦弱剎那遽滅,一晃眼,他長熟,默默獨飲疲憊。 累了,就倚著我吧─榕樹下、講古中的龍宮公主幽然旋降。 鈿衣漾漾,渼舞綽約,嫚妙少女溫柔淺笑,頃刻便撫慰他欲歇止的勞心。 他,祈求時空靜止…。 別被水底牢籠騙了! 不,這不是水底牢籠。 他懇請幼海豚體諒,並非不明白牠對自己的擔心,但他急需綣縮之地,放逐多年來辛累。 他喜愛龍宮的華美,天上人間的偉大建築也未必有此雄觀。 海世界歌舞昇平,萬魚同迴,蚌貝齊展,教人眼花撩亂。 戀人的呢喃,更觸動深處隱隱情懷。公主的親吻令人失神,他的回吻卻是無比感激。感激海養育,感激幼海豚相遇情誼,感激公主憐愛…。 她領他穿越時空,虛實雜覆,散三千大世界萬物動靜,芥子至泰山,滄海一粟,令人喟然。地搖山崩,渦潮浩瀚,血紅柔軟岩漿噴流,數島破海砂拔衝隆起,他驚異於眼前千萬年來的壯闊景象…而她只一味嘻笑,伴隨海的音律急速泳奔。 輕舔他左手,她要他發誓對海的忠誠。 他會對海忠誠。 海是他人生全部。 緊抱幼海豚,他拉牠的鰭共同合掌喃語─ 不論生死,我必為洄瀾海付出一生。我會敬它、愛它,遺忘一切它曾對我做出的仇恨,父死我苦…不再逃,將倚著它建立起屬於我的國度…。 勿忘,勿忘…公主踅音遂逝。 一隻破船將漂了幾天海水的他搭救上岩岸,敷傷口、灌湯藥,老漁夫巴望他快快醒來,莫沒命了好。陸地的溫暖人情遠勝那冰冷海水,他雖仍茫然失神,但總算能爬下床坐挺腰,扒飯到嘴裡。 是海豚耶!快看!那裡有一隻海豚耶! 人們驚喜喧嘩。 嬰兒語呼喚,思念著久違老友。 老者停下彈指動作,探身越杆欄至海面,與海豚平行共遊。 幾多年沒見啦? 有五十年了吧?都老囉。呦,如今你是頭兒咧!我也是…你瞧瞧洄瀾港那偌大海面上,滿滿是我的貨輪,三艘經俄羅斯的,七艘越太平洋和大西洋,還有五艘由麻六甲海峽跑東非各港口,呃,就跟什麼歷史人物鄭和走的線一般…。 跟你說說啊,前三年我佇立丹麥哥本哈根港,聽人們講述港邊塑的那尊美人魚雕像傳說,心裡明白實是海象化身,我瞧它的確不如公主美。又前一年遊以色列死海,土裡海,不像你那般雀躍,死海中魚蝦活不成。天晚夕陽暈,死海還會起海市蜃樓,但也不如龍宮金碧輝煌。 呵呵,公主訛我們倆啊!我卻思念她永生難忘。 當年你是幼豚迷途脫隊,如今卻是老豚逍遙。 我同你做了一個夢,記得嗎? 啊! 女孩摀嘴,同情老者少了三根指的左掌;見海豚左鰭上也剝了塊肉,更憐憫輕嘆。 她無法理會,那稱之思念印記。 青春歲月總不停追求伸手難及的幻似未來,而常撞得遍體鱗傷。悲痛使人刻骨銘心,生命旅程多少傷痕終復生為鋼鐵疤,即便再度受創,也已刺不穿肉。 老者永生難忘公主鯊的吻痕,及淹死討海人的漩渦牢籠,那是他的夢,他的印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