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6】定格銘傳人的記憶

去年文藝獎攝影類的「校園文化組」限定同學以手機創作,使得該屆參賽作品暴增至1,545件,創下歷史新高。本屆的「校園文化組」不再限定手機的結果,參賽件數下降至788件。 這是個有趣的現象,似乎以手機紀錄校園的行為,相較於攜帶數位相機而拍,在自由隨興和刻意專注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差異下,顯示只要手機在手,多數人均能夠輕易地拍照,而數位相機則稍微地提高了攝影的門檻。或因如此,個人覺得比起前兩屆,今年「校園文化組」的作品水準,並不亞於天馬行空、較易發揮的「自由創作組」。無論如何,從過去量多變化到今年質精的參賽作品內容看來,攝影類的「校園文化組」依舊是同學最熱烈參與的比賽項目。 「校園文化」的攝影比賽已行之有年,但從這次甚具創意的得獎作品看來,校園中我們永遠不擔心缺乏入鏡的題材,銘傳處處可見文化生機,其中最美麗的風景當然是「人」,只要細心觀察、耐心等待,這裡一直有精彩的故事情節讓我們按下快門! 影像是人類生活記憶的載體,讓我們用相機定格銘傳人的共同記憶,將校園獨特而多樣的文化顯影出來,透過觀景窗豐富我們在銘傳的生活! (作者為24屆攝影評審高志尊主任)

發表迴響